• <code id="uqe8s"></code>
  • 全球疫情下的國家安全再思考

    2020年04月19日 10:47:55
    來源: 光明日報 作者: 孟祥青

      4月15日是我國第五個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與以往不同,今年的教育日極具特殊意義。2019年冬到2020年春,新冠肺炎疫情在我國暴發,目前席卷全球,傳播速度之快,感染范圍之廣,防控難度之大是二戰結束以來前所未有的,也是上千年來人類與病毒抗爭史上十分罕見的。有人說這就是一場戰爭,是第三次世界大戰,只是沒有硝煙、沒有槍炮,筆者深以為然。這場大戰將持續多久?其經濟、政治、社會后果如何?將給世界秩序帶來怎樣的影響?眾說紛紜、莫衷一是。筆者認為,從當前的形勢看,這場人類與病毒的戰爭,其慘烈和殘酷的程度不亞于兩次世界大戰。無論人們從哪個領域和角度來認識,國家安全的視角都是不可或缺的。

      1.在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肆虐的今天,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顯得尤為重要和緊迫

      疫情的發生和蔓延再次表明,國家安全不僅包括傳統的軍事安全和政治安全,也包括公共衛生、生物等非傳統安全,不僅關乎國內安全,也涉及國際安全,不僅需要一國積極應對,更需要全球合作抗擊。正如習主席所說,人類是休戚與共的命運共同體。在這樣一個具有特殊意義的全民國家安全教育日,我們更需要從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高度重新審視國家安全,以此深化對國家安全的認識。

      2013年,習近平主席首次提出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倡議,引起國際社會廣泛關注。時隔7年,當新冠肺炎疫情在世界蔓延、讓越來越多的國家進入“至暗時刻”時,更凸顯出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所具有的遠見卓識和思想價值。

      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絕不是一句宣傳口號,也不僅僅是對外高舉的外交大旗,而是實實在在的實踐活動,是中國7年來始終不懈的身體力行,也是新時代總體國家安全觀的應有之義。

      把流行病或瘟疫上升到國家安全的高度來認識,是20世紀下半期以后的事情。歷史上的瘟疫死亡者眾,但也只是疾病而已。今天,傳染病不僅會影響人們的健康乃至生命,打亂正常的生產和生活秩序,而且帶來的次生災害幾乎會沖擊國家和民族的一切,上升為重大的非傳統安全問題,威脅越來越大。病毒沒有國界、種族、文化、宗教、信仰之分,是人類面臨的共同敵人,需要通力合作才能應對。人類是一個休戚與共的命運共同體,在病毒面前被詮釋得淋漓盡致。不僅如此,全球化時代,世界面臨的非傳統安全威脅日益增多、增大,任何國家都不能獨善其身,難以各自應對。國內安全與國際安全、國家命運與人類命運,從來沒有像今天這樣日益緊密地連在了一起。

      2.面對非傳統安全威脅不斷上升,一國安全越來越離不開國際社會的共同安全

      在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阻擊戰中,中國以世所罕見的速度和效率,采取果斷措施,付出巨大代價,全力延緩疫情在全球的蔓延,既保護了國民安全,又為世界抗擊疫情贏得了時間。沒有中國在前期的犧牲和貢獻,全球疫情的蔓延會更快、更廣,后果將更加嚴重。也正因為我們在抗疫中取得了舉世公認的重大成果,才使中國成為今天全球抗疫的穩定大后方、堅強大后盾。

      一國安全越來越離不開國際社會的共同安全。17世紀英國詩人約翰·多恩寫道,“沒有人是一座孤島”。面對新冠肺炎疫情更無人能獨善其身、置身其外,一國安全與國際安全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緊密相連。中國雖然取得了上半場階段性的勝利,但面對全球疫情蔓延的嚴峻形勢,我們決不能袖手旁觀,必須施以援助。這不僅是因為我們自己對疫情災難感同身受,也不僅是作為一個大國所應有的擔當和勇氣,更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的踐行,同時,還是鞏固我國抗疫成果、維護我們自身安全的需要。試想,如果沒有全球抗疫的最后勝利,來自于國外輸入性風險始終存在。更為嚴重的是,如果疫情失控,長期蔓延,全球產業鏈、供應鏈中斷,金融危機爆發,世界經濟蕭條,一些國家政局劇烈動蕩,不僅直接沖擊我國改革開放布局,影響我國經濟恢復,也將給我國三步走發展戰略目標帶來重大挑戰。疫情能否最終得到控制以及人類能否盡快取得這場戰疫的勝利,不是取決于效果最好的國家,而是取決于控制最差的國家。世界上只要還有一個國家的疫情沒有得到控制,我們就難說取得了最后勝利。

      改革開放40多年來,我國與國際社會早已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一榮俱榮,一損俱損”相互依賴的復雜關系。幫人也是幫自己,援助別國也是在維護本國安全利益。安全上的零和游戲和你輸我贏、你死我活的冷戰思維在新冠肺炎疫情面前被碾壓的粉碎。在中國抗擊疫情之際,個別國家幸災樂禍、冷嘲熱諷,甚至落井下石,卻沒能逃脫遭受病毒襲擊的厄運。這一事實從反面再次印證,隔岸觀火不合時宜,冷戰思維早已過時,如果死抱不放,終將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

      3.維護國家安全必須敢于斗爭、善于斗爭,并在斗爭中推動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

      人類與病毒斗爭的歷史源遠流長。1918年始于美國的所謂“西班牙大流感”,使世界17億人口中的近5億人感染,死亡2000萬到4000萬。人類以巨大的生命為代價取得了這場斗爭的勝利。在科技不斷進步的今天,要最終戰勝新冠病毒,有賴于疫苗和有效藥物的成功研發,要靠科技手段,但不可能一蹴而就,還需要一個過程。在此期間,國際社會的通力合作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我們與新冠病毒的斗爭剛剛開始,必須要做好打持久戰的準備。

      在與“天”斗爭的同時,還要與人斗,要同世界上各種和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背道而馳的言行做斗爭。新冠肺炎疫情發生以來,個別國家的一些政客,以充滿種族主義的仇視心理對中國進行惡毒攻擊和陷害,把疫情“政治化”,把病毒“標簽化”,把中國“污名化”,甚至造謠中傷,背后捅刀,其目的就是落井下石,“甩鍋”找“替罪羊”,轉移視線,扭轉對自己的不利局面,為日后所謂“追責”制造輿論。動機險惡,手段卑劣。其后果不僅損害我國形象,危害我國安全,而且破壞國際抗疫合作,破壞國際公共衛生事業,威脅人類生命安全。對這樣的言行,我們決不能聽之任之,必須要做堅決斗爭,進行必要的反制。

      人類命運共同體不是從天上掉下來的,也不是靠一團和氣就能構建起來的,必須要在斗爭中匯聚力量,在斗爭中凝聚人心,在斗爭中不斷發展壯大。

      4.做好軍事斗爭準備,對任何敢于挑釁我國家主權和領土完整的言行予以堅決痛擊

      人類命運共同體理念之所以富有遠見卓識,是因為在全球化的今天,它給全球70億人指明了走向共同發展的方向。世界早已走出一國藩籬,成為無法割裂的整體,建設人類命運共同體,正是為了找到利益支點,以共同發展讓更多的人共享美好未來。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蘊含著極為豐富的內涵。對外交往、國際關系、經貿交流、軍事斗爭等諸多方面,都需要因應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的要求,創造性地加以運用和推進。

      但我們必須清醒地看到,人類命運共同體建設是一種趨勢,處在漫長的進行時態之中。在漫長的歷史長河中,分裂、戰爭的陰霾循環往復、揮之不去。今天,和平與發展雖然仍是時代主題,但破壞和平、阻礙發展、霸權主義的力量同樣存在,甚至在某一時期還可能甚囂塵上,使和平發展困難重重、挑戰不斷。尤其在我國,面臨日益復雜多變的國際形勢和嚴峻的周邊環境,更是如此。

      我們看到,即使在新冠肺炎疫情肆虐的情況下,“臺獨”分裂勢力并未收斂、收手,聲稱要趁疫與大陸“脫鉤”,并試圖借疫情讓臺灣以“主權國家”身份參加世衛組織活動,借機謀獨的動作頻頻不斷;美國國會通過《臺北法案》并獲總統批準。該法在確認美臺關系既定政治基礎的同時,進一步從美臺經貿關系及臺灣參與國際組織等層面對臺灣的所謂“國家”地位與國際空間予以支持。該法與美國近年來一系列涉臺立法(諸如《臺灣旅行法》、《國防授權法》等)一道,構成了對聯合國“一個中國”國際法決議及中美三個聯合公報確定的中美關系政治基礎的極大損害,是對中國主權、安全與發展利益的嚴重威脅。

      在“一國兩制”前提下,我們將繼續堅持和平統一的政策不變,但過去沒有、將來也永遠不會承諾放棄使用武力,這是和平統一的題中應有之義。只要“臺獨”的危險還存在,只要國家的主權、安全和發展利益面臨各種挑戰和威脅,軍事斗爭準備就一刻不能懈怠,軍隊備戰打仗的弦就一刻不能放松。也只有這樣,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才有堅實的基礎和保障。

      “安而不忘危,存而不忘亡,治而不忘亂”,是中國古人留下的智慧和文化,充滿著辯證法和憂患意識,也是我們今天站在人類命運共同體高度思考國家安全的基本出發點。我們要始終把國家主權和安全放在第一位,在堅定維護國家主權和安全中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在積極推進人類命運共同體的建設中構筑國家安全的新屏障。

      (作者:孟祥青,系國防大學國家安全學院教授、少將)

    標簽 -
    網站編輯 - 李丹華
    二四六资料大全免费公开,香港正版资料全年免费公开,二四六天天好(944cc)246天彩,正版二四六免费资料大全2021